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大爷,看上去身材有一些佝偻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大爷。

    身前的这个肥姐梅三花,胃口极好,和她这只小松鼠连着吃了数10个包子,顺带的连我这碗稀饭也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弄的我十分的无语。

    手持禅杖的这有个男子,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师,虽然距离我比较远,但是我仍然感觉压力巨大,这家伙面无表情,吃饭的时候就跟打仗似的。

    肥姐吃完之后满嘴油乎乎的说道:“小哥,无心大师,你最好不要招惹他,否则你的下场会比我这只小松鼠还惨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我没想过要招惹人家,只不过是你招惹了我而已!”

    如果再不说她一句,这肥女人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阵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繁华,但也不算是凄凉,一条主街穿堂而过,从入村的位置一直蜿蜒到山上,至于山的另一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很少交流,基本上都是匆匆而过,仿佛彼此之间并不熟悉,我仔细的观察每一个行人,观察了他们的行踪。

    根据我对武林高手的理解,那种人走路脚后跟不着地,并且速度极快,极有可能是身轻如燕的绝世高手!

    而这些挑着箩筐,兜售着小玩意的人应该是普通人!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个小镇子给我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,前方一棵巨大的榕树下,摆了几张四方桌,有几个大爷正在下棋。

    想来这种人多的地方,都能够听到一些闲言碎语,我便快步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许能够听到一些关于镇子上的大小事,木制的方桌上面摆着一副棋盘,方桌本身也因为长期使用,而变得十分光滑。

    这直径大概有八九十公分,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,极有可能是一整块木头。

    直径将近一米的大树,可不多见,只用来做棋桌,实在是浪费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对坐而弈,两人都十分的投入,我看的全神贯注,突然叮铃铃,一辆自行车打着铃铛,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我这才在这山村小镇上,自行车愣是骑出了奔驰的速度,从前方的山坡上急速而下,因为整个镇子依山而建,所以这坡度还是比较大的!

    没多会儿功夫,这骑自行车的男人大概便出了镇子!

    道路两旁的居民楼炊烟寥寥,一条条横七竖八的巷子吸引了我的注意,我想知道这所谓的山海,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?

    又或只是名字比较怪异?

    我往巷子里面进的时候,一个西装革履打领带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,手提公文包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事业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面露喜色,我挤出一次微笑。

    他突然停下脚步,伸出手要与我握手。

    我本能的意思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,第一次来山海吧,住在这里的人对这条巷子都不感兴趣,因为前面是卖棺材的。”

    我长吸一口冷气,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