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个女鬼反复的在我面前,重复说着她是一个鬼。

    我已经有些不耐烦,便说:“行了,我知道你是鬼,你应该明白,如果我朋友有任何意外,你的下场将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凄惨。”

    柳月娥根本没把我的放在心上,此时的喜服已经换成了大家闺秀的装扮,只不过在这耳边夹着一朵白色的花,很明显就是奔丧呀。

    我问:“我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哼哼,别问了,我不会说的,除非,除非你和我洞房!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,看来你不会说实话,那好,我只能杀了你!”

    柳月娥竟然丝毫不畏惧的张开双臂站在我的眼前,说道:“我知道你有很厉害的符纸,可以随时送我离开,来呀,来呀!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,强忍着怒火。

    然后一间一间的找,手电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透亮,照出去的灯光已经有一些昏暗,而柳月娥就一步一步跟在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拿着噬魂时时刻刻的提防着她,又半小时过去,这个院子我找了个遍,但我相信饕餮不会欺骗我。

    它说在这儿,在这儿的可能性就极大。

    看来必须让这个女人开口,否则这游戏根本没办法玩下去。

    趁她不注意的时候,我迅速的送出一张定身符,将她定在这儿。

    她大惊,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定身符,把你的灵魂钉在这儿,永远都别想离开,等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,阳光照射在你的身上,你便会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我朋友,我会自己找。”

    柳月娥却依旧满心嘲讽的说道:“简直是不知死活,你的朋友是我带走了,那是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,你也有,这是诅咒谁也没办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我信她奶奶个熊,任何诅咒都干不过我,这是我的理解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从最后一个院子走出去的时候,发现这个最角落居然也有一扇门,只不过这门奇小,看样子是狗洞或者是仓库之类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走了进去,而就在此时,被下了定身符的柳月娥居然咆哮了起来!

    她的叫声,我根本没放在心上,我对自己的符篆还是非常有信心的,她会永远的定在那儿。

    当我推开门之后,才发现,这地方不是一间屋子,而是一个地下室,我顺着台阶走了下去,发现下面全都是死人骨。

    在死人堆里发现了苏斯他们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灰头土脸,衣衫不整,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些伤,全都被绑了手脚,嘴里塞了棉布。

    我解了离我最近的四眼的手,他惊道:“刘全有,没想到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如果不是我,你们恐怕就会成为阶下囚,甚至于此时已经死了,先前的劲头很足啊,现在怎么不叫了。”

    将5个人全都带了出来,轮胎依旧是穿得最少的那个人,从他的衣服丢了到现,他也没工夫穿。

    “沫沫、苏斯你们两个没事吧,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你们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鬼,你见到了吗?”

    苏斯用蚂蚁一般的声音,告诉我这个,我早就知道的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