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东西完全让把他们两个给弄得愣住了,不过这也不怪他们,毕竟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,不过周少东还好,这家伙满身都是虫子,如果连这些场景都没有见过的话,我真的怀疑那些想要害死他的人,是不是弄错了。

    我对还在发呆中的女医生说道:“准备动刀。”

    医生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我说道:“我先给他打一针麻醉剂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给他麻醉过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微微一愣道:“什么时候麻醉的,我怎么没看见?”

    周少东也是很懵逼的向我问道:“对啊,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给我麻醉的。”

    我和张苏苏对视了一眼,张苏苏二话不说,从外面弄来一盆并倒在他的身上说道:“这就是麻醉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嘴角微微一抽道:“行了行了,你别再麻醉了。这么弄下去,就要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你要是再不动手,死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并没有危言耸听,说的也是实话,如果再不动手的话,刚才的那一切就全都白费了,要知道刚才那一盆盆的冰水为的就是麻醉他身体里面的那些蛊虫。

    只要是虫子,都会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天性,那就是冬眠,在它们遇到长时间的寒冷的时候,那些虫子就会以为现在已经处于冬天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让他把衣服全都给脱下来,还有给他浇水也都是为了迷惑那些虫子。

    不过人的身体本身就是谁发热的,尤其是在这种温度*内的血液会更快的流动,但是他的体内已经被虫子占据,别说是流动了,没死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那医生带着手套,手上拿着手术刀,对着周少东的身体比划了好长时间,最后无奈的对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该如何下手,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她的身边,然后拿出噬魂在周少东的肩膀上划出一条伤口,不过并没有伤害到里面的肌肉。

    接着我在他身上的十几个穴位都划出了一条伤口,然后对她说道:“把我划出来的这些伤口全都给切开让里面的东西全都流出来。”

    医生脸色一变道:“这是在杀人,我做不来。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说道:“你已经耽误了很很长时间,如果一开始你就说做不来的话,我完全可以让你离开,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找别人了,要么大家一起死,要么你就去动手,你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当我看到周少东身体里面那密密麻麻的蛊虫的时候,我就知道,这种蛊虫的繁殖能力,简直恐怖。

    只要周少东现在一死,那么那些蛊虫为了活下来,就会被很快的去寻找下一个宿主,我和张苏苏到还好说,这个医生……

    医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,我继续。”

    在她动手的时候,我和张苏苏直接就将那坛子硫磺酒给打开了,我喝了一口,眉头微微一皱道:“真难喝。”

    张苏苏也跟着一起喝了一口,摇头道:“还不如和啤酒。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